[AK] 為什麼不就把我給你

*J禁成分有,不理解或敏感者請迴避。
*內文一切和真實人物無關。
 

23 Feb 2011

  
  和也記得許久以前,在回家長長的路上,路途的盡頭就是沉落的夕陽,當時覺得那麼茫然,沒有答案的未來讓人心生不安。
  結果那些心情現在回想都不過是輕如落葉墜地。
  兩人一起離開仁家的時候是清晨,他們走得很慢,一直掙扎著想要卻不能夠回頭。誰將小石子遠遠踢飛,在柏油路上翻滾的聲音很清脆,明明只要抬眼便見得到壯麗日出鋪滿天空的景色,但他們卻都只是低著臉,踏出的每一步都意識著分離。

  *

  雨還在下。
  漫無止盡的,灰色的雨。
  Jin揮掉衣服上的髒汙,拉起外套的帽子,走入被大雨霧成一片的世界。

  在Jin模糊的印象裡,這個星期每一天都是這樣的雨。
  每一天,他都冒著大雨出去尋覓食物,戴著其實根本沒有遮蔽作用的帽子,行走在路面所有的水窪與坑洞之間,用力睜大刺痛的眼睛,為了讓自己明天可以活下去。
  在如此破敗荒蕪,隨時可能會送命的世界邊緣,努力延長自己的生命,他在等人。

  即使是在烏煙瘴氣之中,即使天色總是無比灰濛,即使飢餓已經讓原本豐潤的臉頰削瘦凹陷,即使是這樣,仍然可以看得出Jin曾經是一個漂亮的孩子。
  而漂亮如他的一個少年,怎麼會待在這個被肆虐過已幾近空無一物的地方,以前認識他的人們總是會感到驚訝。究竟為了什麼而堅持,留在這裡對他們來說,不過就是一條通往死亡的捷徑。
  那天並不晴朗,但也沒有下雨,灰色天空冰冷的明亮,照得Jin的臉有點慘白,就算笑起來,以前的意氣風發也只能捉得到一點點影子。
  扳開眾人拉扯的手,他的力道不大,但也不小,很堅定的,不是要跟誰爭的意思,只是用全身告訴所有人,我要留在這裡。
  母親的淚水打在他的臉上,Jin覺得很難過,他抬起手,用全身的力氣去擁抱母親,然後在她頰上輕輕吻了一下,而後退開。
  於是年輕女人知道了,她想她大概就要失去這個孩子了。
  在那個寒冷的夜晚,全世界都寂寞的夜晚,她自己也被寂寞所侵蝕,可是發現兒子雖然憔悴卻是毫不猶豫,分明應該是寂寞的,但又那樣滿足,滿足地眼睛都閃閃發亮。
  家人最後一次擁抱他,淚水已然風乾,懷抱沒有距離也不需言語,父親交給他一個陳舊的御守,母親按住他的手讓他握緊,然後對他露出了微笑。
  Jin突然鼻酸了。
  但是他沒有哭泣,只是將御守收在衣服內的口袋,轉身回到曾經是家的斷垣殘壁裡。

  蕭瑟的秋風中,Jin開始他致命的等待。
  每一天都有如世紀漫長,每一秒他都依靠想著誰的臉孔讓自己更有力量,他想盡辦法修復房子到至少得以遮風蔽雨的程度,然後把每個角落都用那個人的名字命名,好像這樣自己就有了理由可以一直呼喚他,好像這樣對方就會真的在身邊出現一樣。
  第三天是綿綿細細的雨絲,從早晨到傍晚,回到房子裡的他把濕透的外套掛在石塊堆上,藍色布料被水分深沉了顏色,可是背上用白線繡的J還隱約可見。
  Jin看著那個字很久很久。
  然後他起身往房子深處走,想著是不是能再找到收在哪裡的衣服,一件也好,沒有遮雨的東西的話,衣服總有一天會不夠穿的,一旦感冒,就什麼都完了。

  Jin走出房門,近中午天色卻一如凌晨,有一點點刺眼。雨中門前延伸的那一條小路他已經走的太熟悉,視線有一些模糊也不要緊。
  第四天他走了八分鐘,在巷口找到裝在鞋盒裡的餅乾。第六天他花了一個小時,才在另一區找到碩果僅存的冰箱,裡面只有一盒快過期的布丁跟半瓶柳橙汁。第九天他走了一個下午,在一個以前應該是學校的地方找到很多乾糧。第十天的時候,廢棄超商的味道雖然不好聞,但有個可以洗澡的地方真好。
  第十一天,雨停了。

  西邊的天際沒有彩虹,Jin仰起頭,再怎麼張望都只是單調沒有生氣的天空。從小丘上向下望,連逃亡的人影都找不到了。
  Kazuya,你在哪裡?

  這天Jin花了比較多時間才出門,身體縮在外套裡,寒冷讓人微微顫抖,屋子裡翻過一遍也沒有打火機,他自己的那一個在很久以前就交給別人了。
  傍晚的風從衣領鑽進心底,空氣裡都是潮濕的氣味,他想等一下應該又要下雨了吧。
  踏上昨天的路,沒有吃飽已經是常態,Jin想要多拿一點食物,這樣Kazuya找到他的時候,才不會跟他一起捱餓。
  遠方大雷。
  在思考之前他反射性衝向最近的屋簷,轟然大雨在身後落下,震動世界。
  Jin撞到一個人。
  對方纖瘦的身體裹在紅色的外套裡,Jin的心跳幾乎停止。
  「Jin。」
  那張臉泛著蒼白的紅,那是Kazuya

  然後世界的圍牆崩塌,聲響如同遠方的雷鳴一般響徹。
  但對Jin來說卻只是Kazuya手上的袋子落地的碰撞一般不足入耳。

  「Jin。」

  十一天彷彿十一個世紀以來的等待,堅強勇敢的少年忽然不再堅強也不再勇敢,他顫抖的抱住眼前的人,全身冰冷手臂卻蓄滿力道。
  「KazuyaKazuya……Kazuya。」
  他什麼都不敢也來不及說,只是一聲又一聲的呼喚,另一個少年同樣伸出自己的手回抱,兩人之間曾漫山遍野燒過的思念現在都平息了,他們真實地在彼此懷裡,Kazuya白皙的臉在屋簷下透著光,Jin覺得這就是天使,自己一個人的天使,可以帶領他走向所有溫暖的地方。
  Kazuya笑笑地說,你也是一樣的啊Jin,在大雨和斑駁圍牆之中我們卻可以像這樣待在一起,只有一個人我們哪裡都去不了
  Jin好溫柔好溫柔地捧住Kazuya的臉,兩人牽起對方的手,奔向不曾減弱的雨幕,臉上的神情幾乎是明媚的樣子。
  雨滴在他們身後經過的地面開成花朵,幾乎聽不見彼此的聲音,手被雨沖刷得冰冷,明明因為僵硬而無法放開,緊握的觸感卻那麼鮮明。
  澆熄世界的雨下得很大,飢餓使人疲倦無力,未來又是那麼讓人擔心,但是他們歸途的每一個腳步,都是喜悅的。

  回到屋裡才一下子,雨勢就變小了,綿密如絮的毛毛雨居然顯得溫柔。
  Jin拉著Kazuya在屋裡跑來跑去,孩子一般開朗的得意,你看你看我很厲害吧,過來這裡就不會淋到雨了喔,我昨天找到很多乾糧耶不知道有沒有壞掉,你送我的手環我還有收著,爸爸留給我的御守我把它跟你的照片放在一起這樣就可以也祝福到你了。
  Kazuya帶著好可愛好可愛的笑臉一一回應,就像很久以前一樣,就像他們還是無憂無慮在校園奔跑的少年。
  當Jin來到石塊堆前,提到衣服都沒辦法乾的事情,Kazuya想到什麼一般在袋子裡翻找一陣,拿出一個銀色的打火機,外殼上有細細鐫刻的紋樣。
  Jin覺得心裡都是暖意,無比柔軟的情緒,他還記得那個圖案,就像初次看到那天一樣清楚。
  「我一直捨不得用,所以還有很多,」Kazuya示範地撥弄了兩下,紅光明滅,一縷細細的火焰明亮了兩個人驚喜的臉。

  在Kazuya還沒還來到的漫長的時間裡,Jin想了很多話要跟他說,但真正重逢後光是牽著手就讓他覺得幸福,擁抱或甚至只是相互依偎就可以很久很久。
  安靜地坐在一起食用得來不易的餐點,視線相碰就忍不住微笑,Kazuya紅潤的臉頰看起來太過柔軟、太過可愛,Jin嚥下嘴裡的一口食物,靠過去Kazuya的身邊。
  他感覺到對方其實也微微顫抖。
  「Jin,你為什麼要等我呢。」
  平穩的語調不像是疑問句,Jin沒有回答,低頭看他濕潤的眼睛。
  雨又變得更大了。
  他把火堆的方向調整了一下,避開風雨。
  Kazuya沒有問『如果我一直沒來會怎麼樣,這個問題的答案彼此都再清楚不過。
  世界明天會變成什麼樣子,他們都不知道。見面到現在他們沒有說過一次愛,沒有說等待,沒有說未來。
  Kazuya輕輕喊冷。
  Jin移動身體攬住他,一心希望兩人頭髮上的水珠可以趕快消失,在外套烤乾之前誰都不要著涼就好了。
  布料之下的身體透出熱度,直到剛剛Jin都以為是自己體溫太低而沒有察覺到的熱度。
  Kazuya抬起小小的臉,Jin把自己的額頭貼了上去,依然是燙人的高溫。

  他躺在自己懷裡,臉上的表情那麼心滿意足。
  於是他也覺得心滿意足。
  在這裡說什麼好像也都沒有意義,Jin抱著Kazuya,隨口哼唱沒有歌詞的旋律,言語是那麼脆弱,說什麼好像都太過輕盈沒有重量,彷彿一說出口就會死去一樣。
  他們只是擁抱,如同世界只剩彼此般全力擁抱。

  ほらきっと ただそっと 降り出した雨に
  濡れた素肌を 寄せあうみたいに

  而雨仍然下得那麼大。

*End.
 

Comments